“她怎么还不醒,不会真的淹死吧?”
“现在知道害怕了,明知道她是个花痴大白痴,你让她跳什么湖!淹死了谁担责任!”
“你现在来怪我,还不是你让我羞辱她的!”
 
耳边传来模糊不清的争执,仿佛隔着一层膜,吵得人烦闷不已。
 
温绵玉从昏沉中挣扎醒来,缓缓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完全陌生的地方。
 
这是一间狭小的卧室,因为采光不好有些潮湿,空气中充斥着劣质香水混合霉菌的奇怪味道,闻起来很不舒服。
 
温绵玉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死了的。
 
慈善会后她甩开助理,独自开车去赴约,不料途中刹车失灵,迎面一量大货车直接朝她撞过来,巨大的重货车身将她连人带车挤出高架桥,摔进千米之下的湖安江。
 
无论是那高度还是车身的毁坏程度,她都断无生还的可能。
 
而现在之所以还能醒过来,是她重生在这具身体上。
友情链接: 城市分站